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 
     
   

當前位置:首頁>文化宣傳> 醫療特色

文化宣傳

大醫成,小兒身可托

 

    李立新:吉林省中醫藥科學院第一臨床醫院副院長、終身教授,吉林省名中醫,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,榮獲“全國醫德標兵”“白求恩式醫務工作者”“吉林省優秀共產黨員”“吉林省五一勞動獎章”“感動吉林慈善獎”“感動長春衛生人物”等殊榮。
    從“二十弱冠”到“五十知天命”,30多年間,李立新說,感謝醫治過的每一個小朋友,沒有他們就沒有自己的今天。
    聲望于他,是成千上萬家長的信任,是天真兒童的健康未來,是不追求卻水到渠成的大道自然。
    他不循舊、不逐流,主張少用藥,多調理,因人、因病、因勢施治。他說醫生既要懂自然科學、也要通社會科學。懂人懂病,才能醫病救人。
    他的門診每日限號30人,實際卻看100多人。因為他不忍心讓復診患者再跑一趟、不忍心讓疑難病患者再等一天。
    “醫乃生死所系,非仁愛之士不可托也”,口口相傳,慕名而來,他的科室里,有來自全國各地甚至國外的患兒家長。
    初秋暖陽的午后,巡完病房回到辦公室的李立新教授,談及自己的經歷,娓娓道來。
    初心未改 少年志向治病救人
    時隔多年,他津津樂道的卻是人生中第一次對這身白大褂心生向往的一瞬。
    從小,李立新對國學十分感興趣,喜歡背誦有關中醫穴位、詩詞等書籍。“上小學的時候,我能找準人體的30多個穴位。”李立新說,人生中第一次醫院就醫的經歷,深深觸動自己,至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。弟弟因為玩耍的時候從高處摔下來,造成上肢骨折,父母帶著小哥倆來到當時長春中醫學院附屬醫院接骨。“當時看到醫生身穿白大褂,那種感覺和氣質,內心油然而生一種向往。”李立新說,想象今后自己也能如此。
    高考填報志愿時,父親原本讓他學習工科“子承父業“”,但“知兒者,莫如母”。母親早就看出了兒子志不在此,讓兒子順應本心,在志愿表上交的前一天,李立新改了志愿,報考了長春中醫學院。
    5年大學生涯,不管走到哪,李立新的口袋里,都隨身帶著聽診器和針灸盒。“總希望在馬路上,遇到需要我伸手的救人的時刻。” 因為表現優異,李立新先后擔任班長、學生會主席。    

    “實習時,在老師旁邊幫著抄方,看著那么多人慕名而來,對老師的信賴,內心想要從醫的愿望更加強烈。”李立新說,他從內心崇拜老師,覺得當醫生很幸福。畢業前夕,已經被要求留校任職的他,主動要求去醫院工作,而且選擇兒科。
    篤行堅守 須眉男子從事中醫兒科
    醫生行業流行著這樣一句話——“寧治十男子,不治一婦人;寧治十婦人,不治一小兒。”兒科被稱為“啞科”,學起來難,診斷難,治療難,恢復難,行醫也難。“我特別喜歡孩子的那種童真,當你把病治好了時候,跟你甜甜地說拜拜時,心里特別自豪。”李立新說,看著來醫院時病蔫蔫的孩童,開心歡跳地離開醫院,那種滿足感是任何東西都替代不了的。
    從醫初期,時逢改革開放,下海經商成為潮流,爭做時代的“弄潮兒”,李立新也迷茫過。他說那個時候曾對職業選擇有過動搖。但經過一番沉淀后,他決定堅守本行,蓄勢待發,不做“盆豐缽滿,腹中空空”的人。
    在國內大型三甲醫院和日本進修后,李立新更堅定了從事中醫兒科的信念,開始從心底認可中醫。“同樣的感冒、發燒、肺炎,在我老師這里都治好了。而且花費少,孩子也不那么痛苦。”李立新說。
    所謂“一信二學三研究”,他重新開始領會中醫治病精髓,學習研究各種中醫理論,結合診病實踐,對中醫有了更高層次的認識,其中對自己影響最大的就是國醫大師、自己的恩師王烈教授。李立新同時將自己的研究所得、授課教學,與學生分享。整整20年的時間里,李立新說,自己從來沒有在12點之前入睡。每天看書寫文章、準備講稿。“那20年,是讓我提升、讓我羽翼豐滿的20年。”李立新說。
    因病施治 一人一方附獨家配方
    厚積薄發,李立新尋求更大的突破。2004年,偶然機會,他調到了吉林省中醫中藥研究院(現更名為吉林省中醫藥科學院)工作。那個時候的研究院,跟今日大相徑庭。醫院每天的門診量不到10人,一年的收入不到700萬元。
    李立新形容那種窘境是:“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”初來乍到的他,一個人支撐兒科門診,一張桌子一個聽診器,救治1個、2個、3個……直至如今四面八方的兒童,兒科床位達到100張。這里的每一磚、每一瓦和每一點改變,都讓他心懷感慨,欣慰于自己在10多年的時間,為醫院做了點事。他說,如果你對一個事業,是發自內心的喜愛,那么你就要為它付出努力,持之以恒,命運會讓你看到回報。
    兒科門診創立3年,兒科療區成立2年,2007年,科室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評為國家級重點專科,成為行業榜樣。2008年,兒科成為全國中醫兒科常見病種、肺炎、哮喘、病毒性心肌炎等單病種重點研究協作組單位,初步形成臨床路徑標準化規范。科室承擔國家科研項目10多項。兒科榮獲全國優秀中醫護理單元、全國中醫特色護理優秀科室、吉林省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學科、吉林省中西醫結合重點專科、吉林省衛生系統誠信科室、青年文明號等殊榮。
    多年來,李立新診病始終堅持自己的原則,從未更改。摒棄成方,一人一方。每個孩子體質、發病原因不同。因人而異,辨證施治。如脾肺兩虛的孩子,易感冒、出汗、便稀,需調理脾肺;食積內熱的孩子,能吃,需消食導滯;氣陰兩虛的孩子,盜汗、手腳心熱,需滋陰清熱。
    “能外治的,不吃藥,能吃藥的,不打針,杜絕濫用抗生素”。李立新說,普通的感冒,90%以上都是病毒感染所致,人體自身具有免疫力,假以時日,完全可以自愈。采用中醫小兒推拿、敷貼、拔罐等外治法,輔助治療,雖不能立即見效,但卻是真正為孩子負責。
    逐利和過分醫療的現象,難免存在。李立新的原則是能一元錢治好的病,絕不開10元錢的藥。“醫生如果把“利”字放在頭里,既治不好病也賺不到錢。想掙錢,就不要當醫生。”李立新說。
    對待每個患病兒童,李立新還有一味獨家配方,叫做 “祝福”。“這味藥非常值錢,是一個醫生的良心。”李立新說。面對抽動、多動的兒童,李立新每次都會特意讓爸爸媽媽轉告給孩子一句話:“李大大讓我給你帶個好!”一句簡單的祝福鼓勵,包含著一顆大醫仁愛之心。他說,好的兒科醫生,要真正能跟孩子溝通,既是家長的心理醫生,也是孩子的心理醫生。
    以身立教 傳承醫道嚴育杏林
    擁有精湛醫術的李立新,還有另外一個身份:“老師”。“我特別喜歡學生叫我老師,也嚴格按照老師的標準要求自己,我熱愛這個專業,也熱愛老師這個稱號。”李立新說。他在大學授課時,沒有同學遲到、睡覺,每一個同學都認真聽講,使很多同學堅定了學習中醫的信念。
    在學校任教時,李立新對自己有著嚴格的要求。講課的前一天,絕不參加影響授課的活動,一定要以飽滿的熱情上好每一堂課,而且還經常將報紙上有關醫學前沿性的知識剪裁下來,放在講稿內。晚上10點前,講稿準備完畢,而且講課的方式要生動。“只要是我了解的、知道的,方方面面毫不保留地告訴學生。”李立新說,老師的一言一行,都對學生產生影響。為師者,要有德有才,甘于成就別人。
    “李老師是我的啟蒙老師,對我的職業方向起了決定作用,”醫院兒科副主任醫師王增齡說,因為被李老師的授課方式吸引,實習時被老師的醫德感動,考研時繼續選擇做李老師的學生。和對患者和氣親切相比,對待研究生,李立新有著相對嚴苛的入門條件。每年只招收4名研究生,而且必須能吃苦。但現場指導時,無論是查體、講解還是施方用藥,非常耐心認真。
    言傳身教中,學生被他的高尚醫德感動,以他為參照。“無論作為老師和還是領導,從來沒有看見他因為什么事情發火,不急不躁,細心地給患兒家長講解疾病的發病原理變化。”學生王雪蓮說:“外地患者來醫院看病,東西都被偷了,老師自掏腰包幫助支付費用。”如今,李立新培養的研究生一共60余名,均恪守德本,桃李遍天下,中醫傳承不息。

三分快3手机版下载_三分快3手机版下载